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研究进展
    研究进展
核心地区的空间优化策略(20150126)
发布于:2015/1/26 14:19:03   点击数:3108

核心地区的空间优化策略

城市核心地区是一个综合的概念,作为城市结构的核心地区和城市功能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城市公共建筑和第三产业的集中地,为城市和城市所在区域集中提供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活动的社会和服务空间,在空间上有别于城市其他地区。作为核心地区主要组成部分的中心城区,是城市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功能上应以现代服务业为主体功能,在空间上是以城镇主城区为主体,包括邻近各功能组团以及需要加强土地用途管制的空间区域。

根据上述关于核心地区与中心城区的定义,本专题在梳理珠三角地区中心体系结构现状与发展趋势的基础上,以各城市总规确定的中心城区作为主要研究对象,重点分析中心城区内部的空间特征及其存在问题,确定中心城区空间优化的方向与目标,从结构优化、能级提升、空间治理、存量挖潜、社会建设、文化保护、环境改善等方面提出相应的空间优化策略以及实施保障的建议。

本专题由深圳市规划国土发展研究中心编制,专题初步成果的主要结论和观点摘录如下:

一、现状及发展趋势

1、中心体系结构的特征

1)类型I:广州、深圳、珠海

这类型城市的中心体系发育较完善,等级分明,功能分工明确,以高速公路与轨道结合的复合式交通轴线向外拓展,但主中心面临严重的空间资源紧约束困境,以及大量人流钟摆式通勤而导致的严重交通拥堵问题。未来,中心城区的功能强化与疏解将同步进行,以跳跃式的增长方式在外围区域强化次级中心或功能性新城,全方位、多层次、网络化的中心体系结构将进一步完善。

2)类型II:佛山、东莞、中山

这类城市的中心体系呈扁平化的特点,主中心龙头地位不突出,以镇街经济为主的城市节点发达,但功能同质化严重。未来,主中心的首位度与综合服务功能不断提升,以近郊新区空间拓展的模式与主中心形成功能互补,主中心与次级中心在交通与功能等方面的联系日益紧密。

3)类型III:惠州、江门、肇庆

这类城市的主要特征是单中心集聚,中心体系等级悬殊,但由于整体经济实力较弱,主中心的辐射带动力不强。未来,主中心功能极化远大于外溢的趋势仍在继续,以圈层式的空间扩展发展模式来实现主中心扩容提质,市域各级次中心将处于继续培育与发展阶段。

2、中心城区内部空间结构的特征

1)多心簇群型:广州、深圳

中心城区人口密度大,经济实力强,现代服务功能高度集聚,形态紧凑,高密度的开发使土地价值得到充分利用,并对周边地区产生巨大的向心吸引力;内部形成多个具有一定等级与分工的综合性中心,并在各中心周边形成若干连绵发展且交通联系紧密的功能组团。

2)多点松散型:珠海

中心城区缺乏明显的综合性核心,分散为若干功能差异较大、等级不显著的节点,各节点周边形成相对独立的组团,内部空间紧凑度不高;中心城区与外围地区、中心城区内部组团之间的交通联系不够便捷,老城区人口密集、空间饱和、设施不足的现象仍较严重。

3)中心外拓型:佛山、东莞、中山

中心城区受外围节点地区影响,龙头地位不突出,产业层次不高,整体统筹能力不强,主要通过边缘地带蔓延式空间扩散和沿交通轴线跳跃生长两种方式,围绕传统主城区进行空间外拓,并对中心城区的核心功能进行补充完善。

4)向心集聚型:惠州、江门、肇庆

中心城区整体实力弱,用地与功能主要布局在传统主城区,空间形态较集中,但规模小,以满足本地居民日常需求的生活性服务业为主,研发办公、高档商业、文化休闲等现代服务功能弱;内部次级节点发育不完善,仍处于单中心功能集聚发展的初阶段。

3、中心城区的主要问题

土地利用方面,主要表现在空间资源日趋紧约束;土地利用整体水平不高,使用效率相对粗放,部分城市仍存在大量存量用地;中心城区存在旧村、旧工业区数量规模庞大,妨碍城市功能提升和空间结构完善。人口总量的持续增长,使交通及市政基础设施、环境与资源的承载压力不断增大,迫切需要进行功能疏解。

城市综合服务能力不高。交通方面,内圈城市机动车保有量持续上升,中心城区拥堵严重;部分城市中心城区存在对内联系不畅与对外联系不便的问题,内部交通与对外(过境)交通混杂问题凸显;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跟不上城市人口和机动车增速,公交发展水平不高。公共和基础设施方面,城市土地快速扩张导致配套设施建设相对滞后,总体供应不足,难以满足中心城区服务功能完善的要求;设施布局区域不平衡现象较为突出。

现代服务功能有待强化。广深的中心城区现代服务业发展水平相对高,但与世界大都市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其他城市的工业化路径依赖仍较严重,中心城区普遍存在第三产业发展质量不高、产业结构趋同的问题。

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没得到足够重视。经济发展、城市建设与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之间的矛盾依然存在。“旧城改造强势,文化保护弱势”的局面没得到改变,尤其是在城市更新过程中,历史文化遗产的破坏行为尤为严重。大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在城市发展中没有得到传承与发扬,城市缺乏具有特色的文化品牌。

生态空间蚕食严重,绿地空间欠账累累。一方面,日益趋高的中心城区开发建设用地比例,对生态环境保护造成的压力逐渐增大,中心城区内生态环境品质逐渐下降;另一方面,城市在追求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忽视公共空间的供给,公共绿地、广场、滨水空间较少。

城市特色风貌未充分突显。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中心区往往在追求“大而全”,重复建设,甚至简单复制,“同质化”倾向日趋严重,城市个性和魅力在城市化的过程中被无情地抹去。

二、机遇与挑战

在新形势下,推进珠江三角洲地区加快改革发展,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着力解决突出问题,变压力为动力,化挑战为机遇,加快推动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既是该地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必然选择,也是我国当前保持经济增长的迫切要求和实现科学发展的战略需要。中心城区作为珠三角核心地区的主体,是珠三角经济转型发展的重要空间载体,也是实现珠三角地区战略目标的重要支撑。

然而,目前珠三角中心城区存在着城市空间无序蔓延、土地管理粗放、人口密度过大、城市功能失调、综合服务能力不强、交通联系有待改善、城市形象模糊、文化特色渐丧等一系列问题,导致整体空间品质日趋下降。在现实与目标的差距之中,中心城区如何通过空间优化与功能调整,进一步提升珠三角的区域竞争力,具有非常重大的现实意义。

三、发展战略

1、总体策略:区域统筹视角下的渐进式城市更新

围绕把中心城区建设为“中国先进城市群(珠三角)中最具活力与魅力的核心地区”的战略目标,以有机更新为理念,结合发展阶段与现状特征,采取差异化的更新手段,达到空间资源效用的最大化。以区域协同为导向,调整完善各类功能要素的组合模式,强化中心城区在区域中的核心作用,提高空间资源配置的最优化。以城市生活为核心,通过设施健全、功能活化、服务提升、环境改善,打造宜居宜业的中心城区,实现空间资源品质的最高化。

2、策略一:构建科学有序的核心地区等级体系,加大区域影响力

1)一类核心地区

指区位与交通条件良好、现代产业功能集聚、在城镇群以及更大区域内发挥辐射带动作用的核心地区,主要包括广州中心城区、深圳中心城区、珠海中心城区。对这类地区政府将集中优势资源进行重点建设和管理,强化对市场更新行为的统筹与规范,探索政企合作更新模式;优化调整城市空间结构,强化城市综合性服务功能,推动城市化深度发展;发挥交通优势促进土地高强度集约发展;振兴老城区活力,复兴地方特色文化。

2)二类核心地区

指位于主要交通通道上、有重点项目带动、对市域及周边地区整体发展具有带动作用的核心地区,主要包括佛山、东莞、中山、江门、惠州、肇庆六市的中心城区、深圳空港新城等重大交通枢纽以及广州南沙等战略性新城或新区。对这类地区综合运用多种城市开发方式,鼓励市场积极参与;加强公共配套设施建设,促进组团中心综合服务功能完善;结合地区产业特色培育发展综合性服务业,推进产业结构升级;改善居住环境、加强社会管理,提升城区建设水平。

3)三类核心地区

指位于交通条件较好并能带动本县(市、区)城乡统筹发展的核心地区,主要包括现有县(市、区)主城区、人口与产业密集片区(组团)中心。对这类地区要加强政府引导作用,规范市场开发建设行为;按照相关规划,通过腾笼换鸟促进产业结构优化调整,完善各项公共配套设施及市政设施,改善城市环境。

0126001.jpg

1:珠三角核心地区空间识别

3、策略二:优化中心城区内部空间与功能组合,增强中心辐射力

1)明确中心城区内部空间结构优化的方向

在统筹现有建成区和周边地区协调发展的基础上,对中心城区内部的核心区、重要发展区(新区、新城、产业园等)、生态斑块、历史保护区、基础设施廊道等战略要素作出空间安排,明确整体发展框架、建设标准、具体项目及其实施时序,并划定中心城区发展边界,确保对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的有效管制。

2)选择差异化的空间结构优化的路径

多心簇群型(广州、深圳):全方位推进城市更新,以功能疏解引导人口分流,改善主城区环境品质;在现状空间结构基础上,引导轴带、节点、组团向更加综合的复合式、网络型空间格局发展;继续强化现代服务业的核心功能的同时,强调各节点功能向高端化、综合化与特色化发展。

多点松散型(珠海):挖潜提质为主、规模扩容为辅,引导空间结构向集聚与扩散并存的方向发展;以城市更新为手段深化现状各节点空间设计,形成等级有序、分工清晰的中心体系,提高节点之间的紧凑度与协同性;适当扩大空间范围,增强中心城区经济实力与设施承载力。

中心外拓型(佛山、东莞、中山):围绕“强中心”战略开展城市更新,以产业升级改造为主线,以城区环境整治与服务功能完善为重点,提升中心城区的首位度;通过新区、新城、产业园等特别政策区的开发模式来拓展空间,并与主城区形成功能互补的等级结构。

向心集聚型(惠州、江门、肇庆):仍处于单中心快速集聚的阶段,城市更新迫切度相对不高,以环境治理与设施完善为主的温和式更新方式来推进旧城改造;以扩容提质为方向,通过空间扩张实现中心功能极化,扭转传统城区规模小、功能弱的局面。

4、策略三:多种开发方式协调配合,提高空间利用率

一方面,加强空间资源的高效利用,包括用地功能混合布局、建筑功能复合利用、地下空间综合开发以及开发强度适度提高。另一方面,根据“三旧”建设特征制定分类更新指引。

1)城中村以完善配套和改善环境为目标,以综合整治为主,拆除重建为辅,积极引导原村集体经济组织发展第三产业,提高城市化质量。

2)旧工业区以产业升级为目标,采取多元化、复合式更新方式,严格控制以房地产开发为主的“工改居”,加强产业功能与城市综合服务功能的深度融合,为中心城区现代服务等核心功能发展提供优质的物质空间。对不同区位的旧工业区,改造手段也有所差异。

3)旧城区以综合整治与历史保护为主要方式,着重改善居民的居住条件和环境质量,注重保护旧城历史人文特色风貌,从根本上改变旧城区面貌。不同功能的旧城区的改造需求、重点不同,应采取不同的改造指引。

5、策略四:优化服务功能与社区结构,促进社会和谐

1)改造城市基础性服务设施,推行公共服务设施均等化建设。保证中心城区内大型基础性、公益性设施的建设;在更新改造中捆绑建设公共基础设施,健全普惠性、全覆盖的基层设施服务网络;有序引导商品住房和保障性住房的供给,加强住房与社会福利保障。

2)加强城市公共服务功能。着力提高基础教育、医疗保险、住房保障、养老等基本服务水平,完善与地区人群相配的非基本服务功能。

3)改革社区建设模式。为不同人群创造交流的空间,创建新型现代社区,提高社区认同感与归属感;创新社区管理体制,加快理顺基层政府管理、居民自治、物业管理、外来人口管理等职能和组织体系,构建民主自治、公平公正的现代化城市社区。

4)维系社会生态系统。城市开发建设中充分尊重已有的社会网络关系,避免人为的改造分区划定、大规模盲目的拆迁与建设破坏原有社区丰富多彩的有机结构。

5)推动社区经济结构转型。重视社区经济发展,以项目带动社区经济多元发展,加速城中村股份公司的市场化改制,使股份制集体经济组织真正成为自主经营、自我决策的经济主体,融入城市产业体系。

6、策略五:深入挖掘历史文化与景观特色,提升城市魅力

1)注重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包括:加快历史遗址的普查登记造册,采取历史文化遗址的分类保护措施,实行遗产周边区域的管制制度等内容。

2)重塑城区街道风貌。重组街道空间秩序,恢复街道生活环境;营造展示旅游、休闲和生活场景的街道体验场所;结合街道环境特点,推行建筑“有机”改造。

3)打造城市特色景观场所。加强中心城区内重要节点、交通枢纽、口岸地区、滨海岸线等重要城市景观区域的空间优化,强调景观空间形态的控制与城市特色风貌的展现;激发工业厂房等老旧建筑空间发展的新活力,改善城中村、旧居住区等环境卫生条件,丰富社区景观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