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研究进展
    研究进展
珠三角产业发展的空间布局及政策应对(20141230)
发布于:2014/12/30 20:22:26   点击数:4812

珠三角产业发展的空间布局及政策应对

本专题由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编制,专题研究的重点在于认识产业发展与空间治理和政策机制的关系,研究如何优化产业的空间布局以及配套相关产业政策,以达成促进珠三角产业的转型,提升产业空间的质量,并促进产业功能与其他城乡空间功能的融合与协调的目标。专题的主要观点和结论摘录如下:

一、研究思路

1、从“产业”到“产业空间”

珠三角在以工业化带动城市化的阶段中,城乡空间仅仅作为产业发展的结果,甚至成为产业发展的牺牲品。时至今日,有品质的城乡空间已经成为支持产业发展和社会转型的基本平台,也成为吸引人和社会经济要素集聚的前提条件。从某种意义上说,空间形态已经成为与社会、经济、生态、人文等同样重要的衡量城乡发展的基本维度。但另一方面,珠三角的空间资源已经日益趋紧,空间品质不容乐观。因此,通过优化产业空间的供给、配置和利用方式,将成为珠三角推进产业发展转型和产业结构调整的有力手段。作为珠三角全域规划的专题之一,本专题将对珠三角产业的研究重点转向对产业空间的研究,包括研究珠三角产业空间的分异特征,不同产业的空间需求,以及产业链组织与城乡空间组织的关系等等。本专题还将进一步从产城互促的角度提出城市发展带动产业升级的方向与路径,进而提出优化产业空间布局的主要策略和方向,最后重点提出产业空间布局的管治手段和推进产业空间优化的公共政策。

2、从“经济视角”转向“人的视角”

随着珠三角产业发展向以现代服务业、先进制造业和创新型产业的方向演进,“人”已经成为珠三角产业发展的核心动力,而人在就业过程中的行为选择与空间体验,是吸引人才驻留的基本因素。因此,本次专题研究将改变以往单纯围绕产业产品价值和经济效益的视角,更多转向产业人群生活和就业需求的视角,重点研究优化产业空间品质、配套城市公共服务、促进职住平衡,以及推动产城融合的空间治理策略和政策建议,并配合达成珠三角全域规划关于促进“生产、生活、生态”空间全面融合的目标。

3、从“政府主导”转向“市场主导”

在“以市场主导资源配置”的中央宏观战略精神的指导下,以行政力影响产业发展并非单一手段,尊重市场规律,针对市场需求的产业战略更有利于推进产业的转型升级。本次专题将改变以往研究产业往往集中于“政府产业计划”的视角,转而兼顾“市场”选择,一方面在现状研究中选取部分企业数据(包括世界500强企业等)研究影响珠三角产业布局的市场因素,并以此为基础,提出引导产业空间布局的战略方向和政策建议;另一方面在产业空间布局和政策建议中,将视角由政府“主导干预”转向为市场“支持服务”,进而提出政府治理产业环境和搭建服务平台的政策建议。

4、从“城市”转向“全域”

基于省委省政府关于珠三角规划全域口径的要求,以及珠三角地区乡镇型产业发展活跃的特征,本次产业专题的研究将改变以往重在“城市产业”的研究,而转向“全域产业”的视角,特别是纳入对村镇型地区产业空间的研究,以全域口径产业、全域空间为研究对象。对产城匹配规律、产业布局影响要素、产业布局层次及功能单元特征等产、城、人关系的再认识与再规划,通过指导产业片区规划,助力深圳从产城二元化结构走向产城互促、产城融合。

5、从“目标体系”到“公共政策”

本次专题研究将响应珠三角全域规划总报告关于“从规划到制度”,“找抓手,重落实”的总体思路,改变以往重点研究产业目标体系和策略方向的思路,而重点提出影响产业空间布局的公共政策建议,并且将此类公共政策集中在省政府的事权范围内,而对市及以下辖区政府提出必要的引导方向和管治建议。

二、主要观点和结论

1、产业发展的现状特征

1)产业发展规模和速度

——国家重要的经济增长引擎,发展速度由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转变

2013年,珠三角经济总量达到5.3万亿,占全省、全国比重分别达到83.35%9.33%,与京津冀、长三角共同构成我国经济发展的三大引擎。

2008年,经历了国际金融危机的短暂冲击后,珠三角经济进入调整和平稳增长阶段。年均GDP增速在10%左右,并在2009年、2011年分别实现GDP超过3万亿、4万亿。2006年至2012年间,珠三角GDP总量占全国比重从的10%下降为2012年的9.24%

2)产业结构

——产业高级化和重型化趋势明显

珠三角三次产业比重由2003年的4%48.3%47.7%演变为2012年的2%46.2%51.7%,第三产业所占比重最大,超过50%

从制造业发展来看,2000年至2012年的12年间,珠三角地区轻重工业比重从52%48%调整为62%38%产业重型化趋势明显。重工业和高新技术行业的发展置换了部分低价值区段的一般制造业,特别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等行业的工业增加迅速。

——传统服务业发达,现代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

珠三角服务业整体呈现传统服务业发达,现代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的特征,批发和零售业、房地产业相对发达,金融、信息咨询、科技、教育、文化及卫生服务等新兴服务行业的优势不明显,相对于京津冀地区,高技术服务业发展相对落后;生产性服务业总体上专业化程度不足。广州、深圳生产性服务业发展较快,金融服务、科技研发服务主要集中在广深两个核心城市。

3)产业空间格局

——东西岸分工差异明显的格局

珠三角整体呈现东岸以电子信息为主导的高新技术产业、西岸以重型化为特征的装备制造产业发展格局。金融服务、科技研发服务主要集中在广深两个核心城市,东岸科技研发集聚程度较高,西岸地区则有一定数量的金融服务企业布局。批发企业主要集中在珠三角西岸,以广州为主要集聚区,形成广州-佛山-中山的带状分布。

——内外圈层城市产业发展水平差距加大

2000-2012年,广州、深圳、佛山、东莞等内圈层城市的人均GDP增速快于外圈层城市,内外圈层的发展差距逐渐加大。珠三角生产服务业高度集中在内圈层的核心城市。技术密集型产业向内圈层的中心城区集聚,外圈层承接内圈层核心地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扩散。内圈层产业用地规模化特征明显,产业用地布局相对集中;外圈层产业用地主要依托重点发展平台和重要的开发区与高新区,产业用地沿铁路、依托港口等重大基础设施集聚的特征更为显著。

4)产业创新能力[1]

——区域综合创新能力处于领先地位,企业创新优势较为显著

珠三角2007-2013年的综合创新能力一直处于全国的领先水平。2012年,珠三角九市高新技术产品出口突破2000亿美元,约是环渤海地区的6倍,接近长三角地区。珠三角企业创新优势突出。2013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新产品销售收入、研发活动经费内部支出总额以及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研究开发人员数三项衡量企业创新能力的重要指标均位居全国前两位。

——关键核心技术创新不足,原始创新能力较差,创新资源分布不均衡

珠三角地区粗放型发展方式仍然没有实现根本性转变,产业技术发展主要还是依靠引进吸收、模仿创新,自主创新能力不强,自主核心技术严重不足。

由于珠三角地区高校和科研院所基础较差、底子较薄,重大基础研究平台建设滞后,以及支撑原始创新的高层次人才不足等原因造成产业原始创新能力不强。

珠三角9市的创新资源分布不均衡情况比较突出,惠州、江门、肇庆等地市与广州、深圳等核心城市的差距不断拉大。

5)产业经济的全球网络关联[2]

①各城市经济全球化指数下降

2000年到2012年,珠三角区域各城市的经济全球化指数普遍下降。其中,外资依存度和外贸依存度呈现下降趋势,并且外资依存度下降幅度更为明显。互联网普及率和境外访客比例则呈现上升趋势。经济全球化指数呈现距离香港越近全球化指数越高的特征。

②国际竞争力相对长三角下滑

香港投资出现从珠三角区域转向长三角区域的“此消彼长”趋势,2011年,长三角区域实际利用港资为298亿美元,明显大于珠三角区域的140亿美元。2011年长三角区域和珠三角区域实际利用港资占外资总额的比重分别为53%64%,不仅说明长三角区域吸引外资更为多元化,而且表明长三角区域吸引外资总额远大于珠三角区域。

③产业的全球关联呈现明显的梯度格局

广州和深圳作为珠三角地区对接全球生产性服务业网络的主次“门户城市”,发挥对外连接全球经济网络和对内辐射区域腹地的“两个扇面”作用;区域中的门户城市、主要城市、一般城市与全球生产性服务业的关联网络形成明显的梯度格局。

④制造业嵌入全球分工的层次较低

2012年财富500强中有88家外资制造业跨国公司在珠三角地区设立了330家分支机构,明显集中在广州、深圳两地。而且,珠三角地区的外资制造业分支机构大部分为制造加工环节,表明该地区在全球制造业劳动分工中扮演着典型的制造和装配基地的角色,其嵌入全球价值链的层次仍然较低。

2、珠三角产业发展的趋势判断

1)从外向走向内需、内源、内陆。

企业更关注内需与内销,这有利于延展企业在本地的根植性,进而带动更多内源产业的发展。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泛珠地区的崛起和深化开放,将进一步推动内贸和对内运输快速增长,凭借相较内地更加完善的市场体系,更加发达的贸易组织能力,以及既有的制造业品牌,和更趋成熟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珠三角产业的内向转型也将推动中国产业发展由外部市场向内生市场带动的转换,且其在全球产业体系中的地位和角色更有可能由制造中心向区域生产组织和服务中心转变。

2)产业重型化、高新化、高端化。

依托政府大项目或现有产业发展的基础,区域产业重型化、高新化、高端化趋势明显,重工业和高新技术行业的发展置换了部分低价值区段的制造业发展,工业结构由此在不断优化,整体竞争力不断提高。从转型路径看,珠三角的产业转型呈现一定的空间差异,已进入后工业化发展阶段的东岸以“创新发展,服务驱动”为主,服务化趋势明显,发展相对滞后的西岸则是工业化和城镇化双轮驱动,呈现再工业化的发展模式。

3)产业布局区域化。

随着核心地区制造业向外围转移,制造业分布出现扩张、分散化的趋势,核心圈层城市二产比重下降,第二、第三圈层成为主要增长区域。与此同时,总部、营销、服务等高端环节则留在核心地区,与外围地区之间形成高度的产业分工和联系,生产体系和产业分工在区域内出现重构,区内产业联系增强,实现区域内完成整条产业价值链体系。

4)产业空间从破碎走向整合、集中。

工业进园发展趋势明显,产业空间得到有效整合,产业用地破碎化得到一定改善。依托于政府相关产业发展政策的有效引导,产业园区和重大战略地区成为珠三角产业发展的重要平台,工业遍地开花的发展局面得到有效控制,产业发展的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不断强化,用地效益提高。

5)产业创新服务体系得到进一步完善。

珠三角逐渐形成以技术创新、产业化创新为主体的创新格局,区域创新能力逐渐增强。特别是深圳,在高技术领域取得了突出成就,形成中国的高新技术产业增长极,培育了若干国内首屈一指的创新型高技术大公司。同时,深圳开始出现通过虚拟整合、引进或自建高校、研究机构等方式弥补创新源头不足、单一以本土民营企业创新为主体的发展方式,知识创新和原发创新能力不断提高。

总体而言,从产业规模角度看,珠三角的产业发展已进入平稳增长阶段;但从产业结构角度看,珠三角的产业发展面临着诸多转型发展的瓶颈。如何破解产业结构同质,缩小内部发展分化,进一步提高产业发展效益和产业创新能力,加快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的发展等问题,都是珠三角建设世界级城市群的重大考验。

3、珠三角产业发展的目标与方向

本专题对珠三角产业发展的目标与方向判断主要基于对2010年以来已颁布的广东省相关产业规划和珠三角各市“十二五”发展规划或城市总体规划的回顾与梳理,并吸收了《珠江三角洲全域规划新兴战略地区空间开发策略》专题中对珠三角现状各类重大战略平台的研究结论。

1)产业发展目标

优先发展以生产性服务业为主体的现代服务业,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改造提升优势传统产业,建构“11+7+7”的现代产业体系,建设成为全国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中心、世界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基地。

2)产业体系结构

1230001.jpg



[1] 本报告对珠三角产业创新能力的趋势判断主要来源于广东省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编制的《创新驱动下的珠三角技术进步及其影响》报告。

[2]本章节主要结论来资源唐子来教授等对珠三角世界级城市群国际竞争力的研究,该研究通过选取外资依存度、外贸依存度、人均接待访境外访客数和国际互联网普及率为指标,分别表征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的资金、产品、人员和信息的跨国流动,然后运用多变量计算方法,得出珠三角地区的经济全球化进程和产业的国际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