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研究进展
    研究进展
珠江三角洲发展历程(20141209)
发布于:2014/12/9 14:52:47   点击数:5593

珠江三角洲发展历程

一、三个阶段

回顾改革开放以来珠三角30多年发展历程,可以概括为三个阶段:一是1980-1990年代,南海、顺德乡镇企业和东莞“三来一补”推动的村镇工业化发展;二是2000年前后开始,城市空间向区域化扩散,并在珠三角城市化中发挥主导作用;三是2008年《珠三角改革发展规划纲要》实施,城际轨道、绿道等区域设施和休闲网络建设,加速三大都市区一体化,推动珠三角向网络化发展。

20141209001.jpg

1:珠三角发展呈现的三个阶段

n   第一阶段:村镇工业化发展阶段(改革开放至1997年)

改革开放初期,以南海、顺德为代表的村镇集体企业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逐步发展,推动了珠三角村镇工业化的起步。1980年代中后期,在“引进来”及出口导向政策指引下,东莞依托乡镇地区廉价土地和大量外来劳动力,就近承接港澳地区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转移,以“三来一补”、“大进大出”的加工贸易起步,吸引港澳及欧美等地外资;1990年代初,东莞、惠州抓住台湾传统制造业和电子产业转移的契机,建立了大量以“贴牌生产”为主要方式的村镇工业园区。珠三角村镇工业化的快速发展,国家关于村镇发展的一系列改革在其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1982年实施“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农业生产实行“包产到户”,进入家庭收入分配循环,而集体则开始通过经营非农产业,为公共事业提供财政支持。此时的乡镇依然是作为农村中心地集镇而存在,但由于乡镇基层行政自主权较大,可以非常方便地获取集体土地开发权,同时也能为乡镇企业登记注册提供必要的支持,因此极大地促进了乡镇企业发展,许多小城镇由以农业为主迅速发展为新兴的工业城镇。随着乡镇企业的发展和集镇落户政策的放宽,珠三角的城镇化进程更为迅速,成为全国市镇数目多、密度大、城镇化水平高的地区之一。

1985年,中央出台第四个“一号文件”提出:小城镇规划区内的建设用地,可设土地开发公司实行商品化经营;也允许农村地区性合作经济组织按规划建成店房及服务设施自主经营可出租。珠三角出现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实行统一开发土地,建商品房出售或集资建设等不同形式的集镇开发建设模式。到1980年代末,珠三角已有1/3的镇成立了房地产开发公司,实行“统一规划、统一施工和配套建设”的模式,加快了村镇建设速度。同时,随着专业市场的集聚发展,带动商贸业等发展,大批星级酒店和商店随之拔地而起。在巨大的商贸物流带动下,一些国省道沿线形成了全国性的货物集散地,资金、技术、劳动力等生产要素在沿线聚集,形成开放、灵活、自由的前店后厂式城镇布局。

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乡镇企业持续推动村镇建设蓬勃发展,出现了“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现象,为此广东通过采取“工业进园”、城乡环境综合整治、严格限制“马路经济”蔓延等措施,逐步推进村镇建设的规范化、法制化管理。从1992年下半年开始,佛山南海尝试在罗村镇下柏管理区、里水镇沙涌管理区、平洲区洲表村三处试点,实行农村股份合作制改革。股份制改革帮助不少地方盘活了集体物业,进一步拓展了非农经济,并为村集体提供了更好的财政支持,但同时也加剧了地区差距。此外,股份制改革还引发了另一个变化,即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租赁经济的发展。随着集体物业被大量外来企业租用以及大批外来人口的涌入,出租自有宅基地物业可非常方便地以极低成本获利,同时,耕地也承包给外地种植户种植,农村人口开始大规模从农业生产活动中分离出来,转而通过进城务工、经商或直接出租物业等非农活动获得收入。由于农村集体土地难以进入国有土地招拍挂出让程序,租赁经济因此成为附着在集体土地上的强大经济形式,并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乡镇空间的优化。

20141209002.jpg

2:珠三角村镇集体经济发展历程

珠三角的经济发展起步于“村镇工业化”,在建设用地构成上也可以看出清晰的村镇工业化烙印——村镇建设用地在城乡建设用地中占较高比例,直到今天珠三角地区依然保留有大量村镇用地。2012年珠三角地区现状城乡居民点建设用地约为7408.79平方公里,其中,村庄建设用地3110.82平方公里、镇建设用地1971.34平方公里,村镇建设用地面积占城乡居民点用地面积比例高达68.6%

20141209003.jpg

3:珠三角城市、建制镇、乡村建设用地分布(2012年)

n   第二阶段:城市区域化发展阶段(1998-2008年)

1980-1990年代,珠三角村镇地区工业化的同时,各市也在城市外围建设了各类开发区,城市有限的建设资金也总体上围绕开发区进行基础设施配套,而城市的服务功能、居住功能扩散不明显,城市真正走向区域化则始于1990年代末。

1995年实施的《城市房地产管理法》规定经营性土地使用权出让须采取拍卖、招标方式,2002年国土资源部《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规定》全面实行“招拍挂”的土地有偿使用制度。土地的有偿使用,为城市政府带来了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使城市的各项功能在基础设施建设引导下向区域扩散。

1998年,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宣布从同年下半年开始全面停止住房实物分配,催生了珠三角房地产市场的热潮,并开启了以广州华南板块为代表的郊区“大盘”时代,推动居住在区域层面的扩散。

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外资开始大规模涌入珠三角,城市获得了更多的建设资金,珠三角参与全球化生产和贸易的程度也更加深入,客观要求珠三角各市不断扩大城市规模、完善城市功能,提升城市参与全球竞争的能力。珠三角发展的重点开始由工业化成本较低的村镇地区逐步向城市转移。这一阶段,珠三角各市以主城区为依托开展各类新城、新区的规划建设,并积极争取大型国有企业项目带动新区发展;而传统的村镇工业化地区,如南海、顺德也开始实施“城市升级”行动计划,推动本地区向城市化地区转型。

同时,这一阶段城市各类新区的发展也呈现出与1980-1990年代开发区、高新区截然不同的特点。首先,从注重经济改革的产业型新区向注重综合改革的综合型新区发展;其次,国家授权和政策设计在各时期也有不同侧重,最初以要素投入型为主,政策强度由强减弱,后又转向服务引导型继续强化;第三,空间上从远离城区的独立发展趋向产城融合发展,规模由大到小继而出现差别化、多样化,功能也由单一生产功能向综合功能演进;最后,2010年以来开始出现政策类新区与生活类新城之间的融合,这也是珠三角产城融合发展趋势的具体体现。

20141209004.jpg

4:珠三角政策地区发展历程

n   第三阶段:区域网络化发展阶段(2010年以来)

进入“十二五”时期,珠三角作为我国三大城市群之一,逐步进入国家发展战略,国家“十二五”规划明确提出,珠三角要“深化与港澳合作……打造更具综合竞争力的世界级城市群”。按照“建设世界级城市群”的目标,珠三角各市积极实施《珠三角改革发展规划纲要》,谋划并推进了一批重大平台的建设。同时,城际轨道建设推动广佛肇、深莞惠、珠中江三大都市区一体化进程加速,而绿道网的建设则使珠三角休闲、生态空间进一步网络化。

二、两种力量

在珠三角三个发展阶段中,市场力量与国家体制力量始终相互交织,螺旋式上升,共同推动了珠三角城镇密集连绵带、全球重要制造业基地的形成。

珠三角是我国市场经济发育最早、最成熟的地区。改革开放初中期,以国家体制力量支持的率先改革开放和深圳特区、珠海特区、深圳证券交易所等的建设,逐步形成以深圳、珠海为窗口,通过港澳对接国际市场,引进资本、技术和设备,培育形成了强大的市场力量和相对完善的市场机制,推动了珠三角第一轮的快速发展。2000年后,随着国家宏观调控的加强,国家体制力量推动了珠三角城市化模式的转变,城市的行政级别成为获取国家力量支持的重要砝码,行政级别越高的城市其集聚资源的能力越强。广州作为国家中心城市和广东省省会城市,在吸引大型国有企业在本市布局的同时,对珠三角国有经济的发展起到了关键性的组织作用;深圳、珠海作为特区城市,也获得国家和国际资本的青睐,成为珠三角另外的组织核心;其他地市市区作为地区性中心,成为国家、省市重大项目的聚集中心。

企业所有制结构变化,也体现了这个特点。改革开放初期,港资、外资等市场要素从深圳进入珠三角,激活了珠三角增长发展动力,从1994年以来珠三角工业的所有制结构变化来看,股份制、外资、港澳台资等市场型逐渐占据主导地位。2008年金融危机后,市场力量受挫,2009-2012年珠三角股份制、外资、港澳台资等所有制的工业产值增长速度大幅下降,但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产值增速下降幅度较小,并且增速超过外资、港澳台资工业产值增速,反映出市场趋弱的同时,国家体制力量开始加大对经济增长和结构调整的影响。

20141209005.jpg

5:珠三角工业所有制结构变化

资料来源:《广东统计年鉴1995200220102013》。